淺論訴之追加合法性要件

─兼評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庭決議(下)

                                                                                  作者:李冠衡 律師

(6)中間法律關係確定者

按民訴法第255條第1項第6款:「訴訟進行中,於某法律關係之成立與否有爭執,而其裁判應以該法律關係為據,並求對於被告確定其法律關係之判決者。」由於本訴訟中之裁判依據,需先探究另一法律關係之成立與否,嚴格來說,此時應屬兩個不同之訴訟標的,而屬於不同訴訟之情形,惟查,在當事人均同一的狀況下,此時,為達訴訟經濟,例外允許原告追加該項法律關係,利用一道程序,全面性的把當事人紛爭解決。

 

(7)不甚妨礙被告之防禦與終結訴訟者

按民訴法第255條第1項第7款:「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何謂不甚礙被告防禦及訴訟終結者?此乃屬於概括性之法律概念,須委由法院在個案中判斷。惟當事人依此來向法院請求追加變更時,法院亦應從嚴審查,不得過分放寬此一條款,否則即有例外架空原則之問題。

 

5.訴之追加的合法性層次─二審追加之討論

按民訴法第446條第1項:「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至第六款情形,不在此限。」基本上第二審對於訴之追加變更原理原則,與第一審相同,但此時尚要考量到審級利益問題。

舉例來說,在主觀追加情況,假如第一審原被告只有 XY,在第二審時,上訴人X突然追加訴外人Z為被上訴人,此時對訴外人Z即少了一個審級的可以為答辯之機會,Z的審級利益此時就被犧牲。再舉一例來說,第一審原被告XY間只有在爭論買賣契約的給付標的物請求權,惟在第二審上訴人X突然追加債務不履行給付不能之賠償請求權,對於Y而言,Y對此一請求權即少了一個審級可以攻擊防禦的機會。

 

6.結語

回至上開最高法院的決議,對於依相同請求權基礎事實為理由,而二審追加當事人之情況,最後決議採丙說,而肯認之。惟依前述理由,本文認為應採例外嚴格審查之方法,嚴格限縮請求權基礎事實之認定標準,不宜過分擴張。且在二審主觀追加時,誠如該決議見解所提出,尚有審級利益和防禦權之問題,須被追加者願意拋棄,或無影響時,始能同意追加。

故就結論而言,本文認同最高法院丙說之方向,但丙說卻提出須「無重大影響」之概念,何謂無重大影響?此交由個案法官來作認定之做法是否妥適?本文暫待實務發展觀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眾律國際法律/專利商標事務所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