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概述:甲將其所有A地出賣予乙,甲已將該地交由乙占有使用收益,乙亦已付清價金,但甲乙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後A地被政府徵收,政府發給徵收補償費予A地之登記所有權人甲,則買受人乙得否請求出賣人甲交付其所受領之地價徵收補償費?

    本件之乙原本可依民法第348條規定向出賣人甲請求移轉登記A地之所有權予乙,但甲之履行義務因被政府徵收而陷於給付不能。由於A地登記名義人仍為甲,故政府本應將徵收補償費交付予甲,而乙能否及如何向甲請求這筆徵收補償費,可參考最高法院80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之決議。該決議爭點在於買受人得否依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請求出賣人返還?

一、甲說:按不動產買賣契約成立後,其收益權屬於何方,依民法第373條之規

定,應以標的物已否交付為斷,所有權雖已移轉,而標的物尚未交付者,買受人仍無收益權,所有權雖未移轉,而標的物已交付者,買受人亦有收益權(33年台上字第64號判例參照)。出賣人將某筆土地出賣,既已收清價金,並已交付買受人,縱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其利益及危險,自亦移轉於買受人承受負擔,出賣人就該土地既無收益權,故買受人依民法第179條之規定請求返還,應予准許。

二、乙說:買受人向出賣人買受某筆土地,在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前,經政府

依法徵收,其地價補償金由出賣人領取完畢,縱該土地早已交付,惟民法第373條所指之利益,係指物之收益而言,並不包括買賣標的物滅失或被徵收之代替利益(損害賠償或補償費),且買受人自始未取得所有權,出賣人在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前,仍為土地所有人,其補償費本應由出賣人取得。

三、決議:修正乙說,並補充買受人只能依民法第2252項之法理行使代償求權。

再者,由於民法第2252項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與「徵收補償費請求

權」之性質不同,故最高法院81年度第1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將「依民法第2252項之法理」修改為「類推適用民法第2252項代償請求權」。

    綜上所述,最高法院認為此類案件涉及之請求權基礎分述如下:

一、民法第373條:最高法院認為民法第373條所指之利益,係指物之收益而言,並不包括買賣標的物滅失或被徵收之代替利益(損害賠償或補償費)

二、民法第179條:基於權益歸屬說,出賣人尚未將土地移轉登記,故所有權人仍為出賣人,出賣人受領徵收補償費並未涉及不當得利。

三、民法第2252項:由於利益狀態與民法第2252項相似,故買受人得類推適用民法第2252項代償請求權向出賣人請求。

 

參考資料:

1. 最高法院80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2. 最高法院81年度第1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oomlaw  的頭像
Zoomlaw

眾律國際法律/專利商標事務所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