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二十篇文章公告:判決與法律命令之解析、契約與商業模式之範例
提供企業從事國內外商務交易上,所須知的各種法律規定及其風險的預防控管,而就各種法律規定、各項商業模式、各別法院判決與常用契約範本而寫的參考文章。本部落格之文章可讀性高、內容廣泛,從日常生活常見的買賣、租賃、公寓大廈管理到公司經營常見的產業模式、新創募資、合夥協議、投資併購、盡職調查、勞資關係、公司治理、上市上櫃、證券交易、技術移轉、經銷代理、國際商品買賣、供應鏈協議(OBM、ODM、OEM)、專利、商標、著作權、營業秘密保護相關之題目都有。本部落格的文章及其回覆,不代表本所的正式法律意見。如需進行各種商業交易的合法審查、各國商務契約的草擬談判、提起訴訟或應訊應訴、專利商標著作權之申請、授權及訴訟,請就近聯繫台北所02-27595585,新竹所03-6675569。E-mail:info@zoomlaw.net。本所詳細資訊請自行參閱:http://www.zoomlaw.net 所長法學博士范國華律師敬啟

  一旦房東與承租人之租約生效,承租人便取得居住使用權,若房東未經其同意,不得擅自闖入,若違反恐構成刑法第306條侵入住宅罪,可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所謂無故侵入,即無正當理由,並違反居住者或看守者的意思而進入。實務上經常發生房東未有正當理由而進入承租人屋內看,或是以修繕為由未得同意,逕而闖入等等,皆已侵害承租人自身安全及隱私權,干擾承租人對租賃物正常使用的權利,承租人若取得相關證據可對房東提起刑法侵入住宅罪。

以下列舉不同情況之實務見解,並分析之:

  1. 房東未經房客同意,逕自進入租屋處裝設熱水器斷電裝置,是否構成侵入住居罪?

參台灣新竹地方法院104年度審簡字第352號判決意旨:「核被告范智楨所為,係犯刑法第3061項之侵入住宅罪。爰審酌被告僅為裝設熱水器斷電裝置,竟未經告訴人徐彩萍之同意,擅自偕同水電工人一起進入其租處,侵害他人隱私,且對他人居住自由安全造成損害,行為實值譴責…」。

本判決認為房東不得在未經房客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進入租屋處裝設熱水器斷電裝置。

  1. 房東未經套房租客同意,而直接進入租屋處換掉入口門鎖,是否構成侵入住居罪?

參台灣台北地方法院101年度審易字第2601號判決意旨:「被告身為房東,在不侵及房客私人承租空間之情況下,並非不得自行更換門鎖等屋裡、屋外用具設備,尚無涉無故侵入他人住宅罪嫌,其因此妨礙房客即告訴人蘇林秀月進入其承租之房間,但因未施以強暴、脅迫行為,尚難以強制罪嫌相繩…」

    若於房客只是承租套房,而非整層樓空間之情形,房東進到租屋處換掉入口門鎖,法院認為並不構成侵入住居罪。

  1. 房東誤以為房客已經搬離,乃直接進入租屋處查看房屋相關狀況,以便另行出租他人,是否構成侵入住居罪?

參台灣高等法院91年度上易字第2825號判決意旨:「被告屬房屋所有人,雖在手續上,告訴人尚未將租賃物返還予被告,然被告主觀上既已認定雙方已無租約存在,其以進入自己所有房屋之意思而入屋,且是以察看電表所在位置,以便另外出租於他人,其進入屋內之舉動實難認無正當理由…被告進入屋內既非屬『無故』,即難認定被告有無故侵入他人住宅之犯行…」。

    法院判決被告無罪之理由有二,一是被告並無犯罪意圖,二是認為「入內查看房屋相關狀況,以便另行出租他人」屬於正當理由。

參考資料:

  1. 房東未經同意進屋觸犯侵入住宅罪-天秤座法律網
  2. 房東能不能進出我的房間? - 聯晟法網
  3. 史上超強房東小心被房客告系列之不要隨便進入房客空間大整理!-成鼎律師事務所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刑法中結果延後發生之因果歷程錯誤,刑法中常舉的例子是「先槍擊再棄屍溺斃」之案例,行為人於第一行為相信被害人已經死亡,而實際上被害人乃死於第二個行為,即後來湮滅證據或處理屍體之行為。就此類之「因果歷程錯誤」究應如何評價,本文整理實務及學說見解如下:

 

一、實務見解

參臺灣高等法院 91 年度上訴字第 2892 號刑事判決,按上訴人以殺人之意思將其女扼殺後,雖昏迷而未死亡,錯認已死,而棄置於水川,乃因溺水窒息而告死亡,仍不違背其殺人之本意,應負殺人罪責,最高法院分別著有二十八年上字二八三一號、六十六年台上字第五四二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亦即使結果發生之因果歷程雖然與行為人故意內涵中所預見之因果關係演變歷程有所偏離,但行為人之行為對於行為客體所構成之危險並未因之減輕或完全消失,因此此等主觀上認識之因果歷程錯誤與客觀事實上之因果歷程不相一致之情形,原則上並不足以排除故意之成立,行為人自仍應成立故意犯罪之既遂

本判決進而定義「因果歷程錯誤」,認為因為行為人之前行為而引發後行為,並由於後行為而導致行為人前行為本來所預期之結果發生,此等行為與結果之間的歷程雖然與行為人原本預期之歷程有所出入,但就行為人而言,這中間的歷程錯誤顯然是無關緊要的,且最終結果之發生亦未超出可預見之界限,亦即縱然有第三人之後行為介入,然祇要係在相當因果關係範圍內,行為人自應對此結果之發生負其責任,此即為學說上所謂之「因果歷程錯誤」。

 

二、學說見解

學說見解不一,論述如下:

1. 概括故意說:認為應將前後兩行為合併觀察,視為一個整體行為,據此,後行為仍為前行為所涵蓋,故結論成立故意既遂。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國專利制度中,發明專利在申請上會有兩種費用,一是申請費,此在向智慧財產局(下稱智財局)提出專利申請時即應一併繳交,另一則是審查費,此係申請人向智財局請求對其專利申請案為實體審查時所應繳交的費用,換句話說,如果申請人在申請時不請求為實體審查者,則此筆費用即無須在申請時繳交。

初接觸專利的人也許會有所疑惑,申請專利之目的不就是為了要通過審查取得專利權嗎?為何申請人又要在申請時暫不請求審查而耽誤到自己取得專利權的時程呢?—原因在於並非是所有申請專利之創作皆有明顯的市場潛力,亦即某一創作是否具有商業上之價值,有時在申請專利時並不明顯,往往須待一段時間的經過才能確定,因此,專利法上便賦予了申請人可以有三年的期間來考慮是否請求實體審查(專利法第38條第1項參照),藉以讓申請人得有三年的期間來評估其申請專利之創作是否具有市場前景,以便決定是否要再繼續投入資金與精力於該創作之研究及專利維持上。惟發明專利申請案如自申請日起算三年內未請求實體審查者,則該專利申請案即視為撤回(專利法第38條第4項參照)

目前請求審查之制度僅用於發明專利申請上,設計專利雖同發明專利係採實體審查,但其不採發明之早期公開及請求審查制,申請專利之設計自文件齊備後,即由審查人員進行實體審查。另外,為避免專利申請人就所申請專利之創作遲不請求實體審查,而影響到他人就相關創作研發之進行,得就發明專利申請案請求為實體審查者,並不限於專利申請人本人。

 

 

參考資料

  1. 智慧財產局專利Q&A
  2. 3Q智慧財產法破題書,頁173以下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酒後駕車往往禍不單行,所造成之意外事故近來屢次引發社會之高度關注及譴責,其罰則亦日漸加重。本文就酒駕之刑罰、行政罰及強制汽車責任險保費費率之規定整理如下:

   

【行政罰】

所謂行政罰,是指行政機關依法對人民所作出之裁罰性不利處分,如:罰鍰、吊銷證照、輔導教育等。在酒駕的案例中,監理站即為開罰的行政機關,而處罰的標準及內容如下:

道路交通管理條例第35條1項1款規定: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經測試檢定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者,處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九萬元以下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年。

至於酒精濃度的標準,根據交通部及內政部訂定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1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3以上。

 

【刑罰】

所謂刑罰,是指法院根據刑法條文對行為人所判決之處罰。我國刑法對於酒駕的處罰標準及內容如下:

刑法第185-3條1項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

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以上。

文章標籤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國刑事訴訟法對於搜索之強制處分係採「令狀主義」,即:原則上檢警需先經法院核發搜索票,使得持票進行搜索。但於下列兩種例外情形時,得不持票搜索,稱為「無票搜索」,分別為「逕行搜索」(刑事訴訟法131條1項)及「同意搜索」(刑事訴訟法131條之1),本文即在探討「同意搜索」之合法要件。

根據刑事訴訟法131條之1規定:「搜索,經受搜索人出於自願性同意者,得不使用搜索票。但執行人員應出示證件,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但究竟何謂「自願性同意」?實務上,檢警單位均以「自願受搜索同意書」之簽署作為依據,通常在受搜索人有簽署「自願受搜索同意書」時,法院即認其為合法之同意搜索,而當受搜索人抗辯其非出於自願性同意時,法院見解如下:

同意搜索,明定須經受搜索人「自願性」同意者,係指該同意必須出於受搜索人之自主性意願,非出自執行人員明示或暗示之強暴、脅迫、隱匿身分等不正方法,或因受搜索人欠缺搜索之認識所致而言。法院對被告抗辯所謂「同意搜索」取得之證據,實非出於其自願性同意時,自應審查同意之人有無同意權限,執行人員曾否出示證件表明來意,是否將同意意旨記載於筆錄由受搜索人簽名或出具書面表明同意之旨,並應依徵求同意之地點及方式是否自然而非具威脅性,拒絕警察之請求後警察是否仍重複不斷徵求同意,與同意者主觀意識之強弱、年齡、種族、性別、教育水準、智商、自主之意志是否已為執行搜索之人所屈服等,加以綜合審酌判斷。(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7883號判決、99年度台上字第4117號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258號判決參照)

另外,臺灣高等法院近來亦將「人身自由是否受拘束」納入考量。高等法院認為,判斷是否為「自願性」之同意時,須探求被告是否係因其人身自由已受拘束,而無從亦無意為反對之可能,此等「同意」自不應視為被告之「自願性」同意,反係被動性、或被迫之同意,當然非真摯之同意。(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1825號判決參照)

但學說上有論者認為,考量到人民面對檢警時所產生之心理恐懼,以及兩者間之權力、資訊不對稱,採行實務之「綜合判斷法」並不足以保障人民之自由意志,故實則應課與搜索人告知拒絕同意權之義務,並以「履行告知義務」作為自願性之前提,而非在個案中進行綜合判斷。可惜實務上目前對此少有討論,而仍機械化地操作「綜合判斷法」進行個案認定,在檢警人員無使用不正方法的情形下,僅考量受搜索人是否能理解簽署「自願受搜索同意書」之效力,而不考量受搜索人之心理狀態是否出於恐懼而不敢不同意、亦不考量受搜索人是否知道自己有拒絕同意之權利。故在現行實務見解下,只要受搜索人簽署同意書,即無從抗辯搜索的合法性,以及搜索所得證據之證據能力。


文章標籤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肇事逃逸罪,我國刑法規定於185條之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自民國88年增訂本條以來,肇事逃逸罪已為國人普遍週知之犯罪型態,然而本罪之典型型態為「肇事者逃逸」,至於在「乘客肇事,駕駛人逃逸」的情形下,司機是否會觸犯本罪?根據我國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2570號判決要旨:

185之4條屬抽象危險犯,據立法說明,目的在於「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可見本罪所保護的法益,除維護各參與交通的眾人往來安全,和降低車禍受傷人員之受傷程度外,還含有釐清肇事責任的歸屬,及確保被害人的民事求償權功能,兼顧社會與個人的重疊性權益保障。為釐清責任,並確保車禍中遭受死傷一方的權益,肇事的各方(按有時不祇對立的雙方,甚至有多方的連環車禍),其對外關係,應構成一整體;具體而言,非但駕駛人和汽車是一整體,而且駕駛人與其乘客也是一整體,例如:駕車者臨停違規、下車離開,或車上乘客違規亂丟物品或隨意打開車門等,一旦肇事而逃逸,無論車內違規的一方係親友或一般人員,對於受害的另方,都應共同構成一整體,居於保證人的地位,全該當於本罪所規範的肇事概念,此因該相關義務的負擔不重,業見上述,自當如此理解,才能切合立法目的。

依上述實務見解,當乘客不顧交通狀況,恣意於汽車臨停路邊時打開車門,造成後方機車騎士閃避不及而撞門摔車時,駕駛人須與乘客共同居於保證人的地位,從而若駕駛人未待事故責任釐清即先行離開,亦須擔負「肇事逃逸」之刑責。值得注意的是,此一判決被最高法院評選為「具有參考價值之裁判」,雖不似以往「判例時代」具有拘束力,但仍可能對後續的實務見解具有一定影響力,故本案判決之重要性不容忽視。


文章標籤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案例事實】

一名婦女與丈夫因細故發生爭執,丈夫大打出手,婦女透過警局向丈夫提告傷害罪,但被檢察官以不起訴處分作結。沒想到丈夫竟反告誣告罪,並串通證人作有利於丈夫的證詞,婦女擔憂不已,不知自己是否會被判決有罪?

 

【實務見解】

誣告罪,根據我國刑法169條規定,係指「意圖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向該管公務員誣告者」。誣告罪之構成,除須具有意圖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之要件,且以告訴人所訴被訴人之事實必須完全出於虛構為要件,若有出於誤會或懷疑有此事實而為申告,而其報告之目的,在求判明是非曲直,並無使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之請求,即與誣告罪之構成要件不符。縱使所訴事實,不能證明其係實在,對於被訴人為不起訴處分確定者,是否構成誣告罪,仍應就其有無虛構誣告之故意以為斷,而在積極方面尚無證據證明其確係故意虛構者,仍不能遽以誣告罪論處。(最高法院44年度臺上字第892 號、第927 號、55年度臺上字第888號、59年度臺上字第581 號判例參照)

所謂「誣告故意」(或「誣告意圖」),屬行為人之主觀要件,實務上係以客觀事實來推斷及證明。例如:某甲因個人恩怨而偽造證據,向地方法院之政風單位檢舉某書記官貪瀆失職,即被法院認定具有使書記官受懲戒處分之意圖,故有誣告故意。(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訴字第1681號刑事判決參照)又如:某乙騎乘機車自摔,卻向員警供稱係被某丙、某丁從後方騎乘機車衝撞而受傷,經法院審判,認定乙與丙丁、員警之證詞出入甚大,而員警執法多年又與當事人素不相識,並無偏頗之可能,再衡酌當事人間本有債務糾紛等因素,從而認定某乙之警詢供詞為虛構、且具有誣告故意,故成立誣告罪。(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訴字第2134號刑事判決參照)

附帶而論,「誣告故意」係指「行為時故意」,故只要向該管公務員告發/告訴時有誣告故意,即該當本罪之主觀要件,即便嗣後撤回告訴仍不妨礙本罪成立。(22年上字第826號判例、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訴字第1681號刑事判決參照)

 

【本案解析】

        本案中,倘受暴婦女所言屬實,且提告之目的在求判明是非曲直,亦無其他客觀事實足以證明其具有誣告故意,則即便丈夫之傷害罪案件受不起訴處分確定,亦不得據此即認定婦女具備誣告罪之主觀要件。

文章標籤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年出現越來越多配偶懷疑另一方外遇,於對方可能出入之場所架設針孔攝影機等器材偷拍,包括住宅或是旅館等地點皆包含在內,最後持此證據向法院提起民法上損害賠償之訴或訴請離婚,甚至刑事訴訟上的通姦罪等。

然而法院在面對偷拍取得證據時卻似各有不同見解,私人不法取證之合法性,論述如下:
一、學說見解

學說上有採取法規範一致性的觀點,認為私人不法取證應得以證據排除。蓋若是違反刑法或其他法律規範而取得的證據卻能夠在刑事訴訟法上容許使用,將造成整體法規範之衝突,換言之,國家不可一方面處罰人民作為,另一方面又容許該成果之使用。

二、實務見解(參照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578號判決)

私人非法取證之動機,或來自對於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犯罪行為本質上具有隱密性、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以取得直接之證據,冀求證明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不法取證並無普遍性,且對方私人得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刑事追訴或其他法律救濟機制,無須藉助證據排除法則之極端救濟方式將證據加以排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不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不法取得之證據一律予以排除,不僅使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之被告逍遙法外,而私人尚需面臨民、刑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顯得失衡,且縱證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人不法取證之效果。
是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蒐證與私人「不法」取證,乃兩種完全不同之取證態樣,兩者所取得之證據排除與否,理論基礎及思維方向應非可等量齊觀,私人不法取證,難以證據排除法則作為其排除之依據及基準,應認私人所取得之證據,原則上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惟如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式,而取得被告之自白(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述,因違背任意性,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人以暴力方式取證,應例外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

三、小結

    本文贊同實務之見解,原則上應肯認配偶私自抓姦所取得的證據具有證據能力,有作為證據的資格。惟若踰越比例原則使用暴力,例如扯當事人頭髮衣服等,應例外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

參考資料:

1. 論私人不法取證 - 時事短評元照出版

2. 林鈺雄,刑事訴訟法(上)——總論篇,元照,20109月。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純正北印度料理英國大廚 Ady &  Ally Cheng 在台自創品牌「穿越香料」,今日就法律諮詢與商標申請委託本所處理,透過眾律國際專業之服務,特地將「穿越香料」的壓箱寶印度辣醬、香料紅茶、三味咖哩香腸與印式蘿蔔糕整批送到本所,讓本所每位同仁嚐盡印度美味。

27544578_10211533593310836_865951110046414107_n.jpg

27721391_10155262756132304_660042665_n.jpg

27544975_10211533593270835_426874878918454576_n.jpg

27657075_10211533594390863_8404976242885791999_n.jpg

 


文章標籤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判決進一步認為:「本案偵蒐配偶與他人通姦之犯罪,刑事訴訟法亦已有相當之規定,包括執法人員依法律規定、現場狀況及現存之證據綜合判斷如何進行蒐證程序,如確有進入犯罪嫌疑人住所搜索之必要,可依刑事訴訟法第122 條之規定聲請搜索票;如認有明顯事實足信有人在內犯罪而情況急迫之情事,可依同法第131 條第1項第3款之規定,逕行搜索而無須搜索票,亦即被害人並非無法伸張其配偶身分法益,斯時,個人在其住處有不被干擾之自由;反之,基於法律整體保護法益之精神,如非執法人員,自不容許其個人為伸張其配偶身分法益,而任意破壞他人居住安寧之自由,甚至無限上綱要求他人配合,否則將逾越社會倫理秩序規範。因此,犯罪偵查機關追訴犯罪,若未事先向法院聲請搜索票而為之,尚應科以刑法第307 條之違法搜索罪,在此情況下,自不能認為私人基於蒐集證據之目的,即有侵入他人住宅之正當理由。」

三、結論

    法院認為此類為抓姦而闖入他人房屋之行為,仍構成刑法第306無故侵入住宅罪,乃係基於刑法第306條所稱之「無故」是指無正當理由而言,而是否有正當理由,應視其行為是否符合社會倫理、公序良俗及法益保護之精神,如未逾越歷史文化所形成之社會倫理秩序規範。此外,法院認為偵蒐配偶與他人通姦之犯罪,刑事訴訟法亦已有相當之規定,故如非執法人員,自不容許其個人為伸張其配偶身分法益,而任意破壞他人居住安寧之自由,甚至無限上綱要求他人配合,否則將逾越社會倫理秩序規範。

參考資料:

1. 臺灣高等法院 100年度上易字第 2600 號刑事判決

2. 婦人與徵信社抓姦強拍全裸照遭強制罪判拘役-中國電子報 2017/11/16


Zooml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